总站: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合肥武汉南京杭州重庆天津成都青岛苏州长沙石家庄温州福州济南郑州大连宁波沈阳厦门保定西安无锡太原南宁

学车记之集中训练 记趣

http://bj.jxw.com.cn 2010年1月13日 中国驾校网
【字体: 】【评论】【打印 】【关闭
    穿桩训练通过后,驾校培训部告知我:“交磁卡,集中训练,准备最后的道路考试!”
    集训就是两人一辆车,由一个固定的教练带着连续训练六个半天。还好,和我同一辆车的是在穿桩考试时就认识的一位名叫韩硕的女孩。带我们的是公交驾校一位老北京、老资格、姓蔡的教练老师。蔡老师五十多岁,人很好,很幽默,也很有文化。是我在驾校里遇到的所有教练老师里最有学问的一位。什么天文、地理、西医、中医等等,蔡老师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呢!尤其是那小幽默简直就和吃饭喝水一样,张嘴就来啊!但就有一点,蔡老师脾气很急,赶上我们两遍还是练习的不好的项目,他就急得数落个不停。看我们情绪有些低落时,蔡老师就会来一段小幽默什么的,再把我们逗乐了。在连续的六天训练中,真是趣味横生啊!
    趣事一:自新交规出来后,考试的难度是大大增加了。尤其是那个连续六个井盖的畸形路。因为考试时九项是任选六项。天知道警察大人会考你哪项。所以,每项都不敢怠慢。话说那天蔡老师带着我们也排队训练走那个井盖。就在下一位该是我们的车子时,蔡老师遇到了我们前面的车子同是公交驾校的教练老师(因为没有场地,有好几个驾校都在公交驾校的场地里训练呢)。两个教练就在车外面随便闲聊着。那位教练老师问蔡老师:“您带的这俩人怎么样?”(那意思是问我们俩训练的怎么样)蔡老师一副很得意的样子回道:“很好”我们俩一听,立刻喜上眉梢,看来我们俩是不错,连教练都夸奖我们了。接着就听蔡老师道:“我们就除了动作慢点、单边桥总差那么点、走井盖也就压着点、档位时不时地错点,别的都挺好!”我们俩互相看看,既而大笑道:“蔡老师有这么夸人的吗?”蔡老师看我们一眼道:“有啊!我不就这么夸你们嘛!”又问那位教练:“你那俩个怎么样?”这时前面那辆车子正好走在第二个井盖处,只见那位教练老师一副恨铁不成钢地神情、口气道:“您看着吧!这六个井盖她准得给我压三个,她要不压啊!我都上去压了”,眼看着那位学员六个井盖顺利通过,竟然一个没压。我们俩笑着怂恿蔡老师:“您问问他怎么不上去压啊?”蔡老师就大声问那位教练:“嗨,我说你怎么不上去压啊?”那位教练笑了道:“您呀,就得了吧!”我们俩人早就笑得前仰后俯了。
趣事二:那天在考试场里训练穿越限制门。限制门它不是限制高低或左右的。它是限制你的速度,不能太慢,更不能太快。要在车子跑起来后在穿越限制门时保持在二十迈。由于新手对车子的速度还不能控制自如,我们俩人的动作总是慢,速度那就自然达不到了。蔡老师就总说我们:“你们俩真是肉啊!年纪轻轻地,这一肉就显得苯手苯脚地呢!”韩硕就自嘲道:“是啊!我们俩怎么就那么苯呢!”蔡老师认真道:“不错,你们俩是够笨的!”我心里这嘀咕,苯就苯呗!您怎么就不给我们点面子呀!只听蔡老师道:“你们这年轻轻地,可不够你们奔几十年的了,是够奔啊!”我们俩又一阵大笑。这时,该我训练穿越限制门了,在快到限制门时,我已经升至三档。稍微点了一下刹车,就快速地冲过限制门。心想这次的速度该够了吧!蔡老师该不会说我肉了吧!侧脸看蔡老师,等着夸奖呢!谁知蔡老师道:“小杨啊!我还想多活几年呢!”什么意思啊?我疑惑地看着蔡老师,我也没害您啊!蔡老师道:“刚才你那是四十迈的车速啊!还左摇右摆,这回可吓死我不少细胞啊!考试时…….”我连忙自嘲道:“考试时肯定通不过了!”蔡老师道:“还好,知道改正就是好孩子啊!”
    趣事三:为了消除训练过程中的枯燥与烦闷,蔡老师就时不时地给我们俩讲些逸闻趣事。说在某个年代,全社会开展不能骂人的活动。警察在街上巡逻也要监督谁在骂人呢!一天,一辆救护车呼啸而过,那声音急促刺耳。怎么听都像谁在骂人。警察就大声问道:“刚才谁在骂人啊?”这时过来一位赶着马车的老农,老农吆喝道:“喔喔喔(谐音“我”)”警察就抓了老农道:“跟我到警察局走一趟吧!”老农莫名其妙道:“干什么走一趟?”警察道:“你刚才骂人了!”老农道:“我没有骂人呀!”警察就大声喊问道:“刚才是他骂人了吗?”这时一位买大盖的柿子的人喊道:“大盖柿,大盖柿(谐音“大概是”)”警察就说:“你看,有人都证明你骂人了。走吧!”老农没办法,那就跟警察走吧!警察边走边琢磨,这到警察局给他定一什么罪呢!要不就算了!这时就听一位买大蒜的人喊道:“蒜了,蒜了(谐音“算了”)”警察一听,这路人都说算了,那就算了吧!
趣事四:因为考试时九项里的不论怎么任意选,其中的坡路启动和侧位停车都是必考项目。故在这辆项的训练上蔡老师尤为费心。也因为这学车人和人的高矮不同。在选择前后左右的参照物的点自然就不同。就那个侧位停车,我们总是好一回就差一回。气的蔡老师就总说:“你们这怎么就没个谱啊?”如此三翻后,我们再次训练侧位停车时,就梢好一点了。待韩硕再次练完侧位停车后,蔡老师终于说了句:“你们这次还凑合,就这样给我练吧!”韩硕道:“这回我是真感觉有点谱了”我应道:“我也是”蔡老师不屑地看我们俩一眼道:“得了吧!就你们俩这谱,骗得我一楞一楞地,我可不信你们俩的谱了!”我们俩大笑道:“蔡老师啊!关键是您没有看懂我们这谱啊!”蔡老师道:“难道你们这谱不是中国字?”我们俩道:“嗨!这您就外行了,我们这谱至少有三种文字呢!还全是外文”这回该蔡老师晕了。
    六天的集中训练虽然很辛苦,但其中的快乐远不是以上四个趣事能够完全表达的。我由衷地感谢蔡老师,他不仅教会了我驾车的基本技术,他那种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以及风趣幽默的语言表达能力更值得我学习呢!

责任编辑:中国驾校网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人 员招聘(HOT!)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驾校管理